涉检涉法信访改革的初步思考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1-06 13:56:50

  在当下经济高速增长、社会利益关系急剧调整、社会利益分配不协调和信访工作体制机制抑或司法体制机制存在着阶段性瑕疵的大背景下,涉检涉法信访总量出现了积聚剧增,而且群体性上访和表达形式激烈化等日趋严峻形势,在一定程度和一定范围内影响了社会和谐稳定。作为信访大格局中的涉检涉法信访制度应不断加大改革力度,以因应形势的变化,笔者认为,对此应秉持“严把进口,专业办理,注重衔接,依法终结,融入关怀”的原则,宜城市检察院提成一下措施。

  一、审查受理要严把进口

  当前的涉法涉诉信访已成为是一种维稳的方式,我们更多的,还是要回归到法治的轨道上来解决问题。中央政法委已制订征求意见稿,建议将涉法涉诉信访从普通信访中分离出来,纳入法治轨道,各级党委政法委不再受理、交办、通报,由政法机关依法按程序办理,把涉及民商事、行政、刑事等信访事项从普通信访体制中分离出来,由政法机关依法受理。改变过去集中交办、行政推动、通过信访启动法律程序的工作方式。涉法涉诉信访纳入法治化轨道后,人大信访机构、政府信访部门将不再接待涉诉信访群众,司法机关的信访接待量将大幅增加,任务将更加繁重。因此法、检系统也应当积极应对这种变化,对涉及法院和检察院管辖或者各自办案环节办理的案件,要当仁不让,对不涉及的则应坚决摒弃过去为了和谐稳定而大包大揽的作法。

  二、信访要实行专业化办理

  法检系统要各自建立上下联网的信访网络工作平台。建议法检系统尽快在各自系统内部建立上下级院之间联网的涉诉信访工作网络平台,实现上下级院的实时双向信息互联互通。上级院在接待来访群众时,要在第一时间将上访人反映的问题通过网络工作平台反馈给相关的基层院,使下级院及时知道哪个案件、哪个当事人不服裁判,到上级院进行了上访,以便第一时间开展判后答疑、教育疏导,帮扶救助,争取把信访案件及时化解在初始状态。

  要配备业务能力强,有一定司法实践年限、办案经验丰富的人员。信访人员的素质直接影响着对信访案件的处理,俗话说:“打铁须自身硬”,许多信访事件本身具有法律事实和法律适用的不确定性,而缺乏专业法律知识和经验的信访人员仅仅根据来访者的一面之词所作出的处理和答复往往会产生偏颇,造成上访者的不满和继续上访。所以,应该选调一些业务能力强,司法实践经验丰富,工作有一定年限的审判人员担任接待信访的工作人员。

  要进一步完善、落实首办责任制。首办责任制不仅仅是作为法院信访办事机构的立案庭和检察院控申部门的要求,而且是对两机关各个部门提出的要求。首次办理信访案件的法院、人民检察院和业务部门以及承办人,分别是首办责任单位、首办责任部门和首办责任人。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和部门负责人对本院管辖和本部门承办的控告、申诉案件负组织、协调、督促和检查落实责任。

  要建立信访案件的评估和预防机制。建立涉检信访评估预警机制,加大信访接待部门与内部各个部门的联系和信息交流,要求各业务科室认真排查办案中可能存在的各类不稳定因素,做到全面细致,不留死角和隐患,以便信访接待部门对排查出的问题备案登记,及时掌握涉检涉法上访群众以及案件的动态,对倾向性、苗头性、预警性信息和已经发生的涉检涉法上访信息进行广泛的收集整理。信访部门也应及时与本院其它部门联系,在作好保密工作的前提下,相互通报案件的办理情况等有关信息,尤其对可能引发当事人上访的信息及时通报和掌握,并对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进行掌控,以便能提前开展工作,及时向领导及上级机关报告,做好关口前移、防患于未然,在处理涉检涉法上访案件时能够迅速反应、占据主动,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三、公检法应注重工作衔接

  在部门协作上,各部门之间缺乏相互信息共享、调处联动的信访处置机制。不少涉检涉法上访反映的问题有其复杂性,有的信访问题涉及多个职能部门,需要协调解决,但由于种种原因,缺乏协调,使群众反映的问题长期得不到妥善解决,造成来访人重复来访,甚至越级上访。

  在工作机制上,司法机关内部信访机制还存在缺陷。一方面,法院、检察院内部各业务部门之间以及业务部门与信访接待部门之间没有建立或者完善良好的信访处理互动机制,互相之间缺乏及时的沟通、配合和协作,以至有些来访对象因检察机关某一部门的法律解释工作没有做到位而反复来检察机关或者政府部门上访。另一方面,检察院、法院对无理取闹、行为激烈的闹访户缺乏有效的处置手段,只能商请公安机关协助处理,造成部分信访人员误认为检察机关对自己没办法,因而不断闹访、缠访。因此,要加强与其他相关单位和部门协调,建立信访联系制度。有些复杂的信访工作牵涉到几个职能部门,因此,信访工作需要协调各方力量,形成解决问题的合力。司法机关要加强同基层党委政府及信访、纪检、公安、法院等部门的沟通和联系,明确信访件的移送、反馈、协调及信息通报等具体事项,遇事及时沟通情况,必要时可采取联合接待,共同答复的方式做好息诉工作。防止人民群众上告无门或者推托扯皮的情况发生,使人民群众反映的问题及时解决。

  四、建立依法终结退出机制

  建立健全阳光信访制度信访终结制度是解决“重访”、“缠访”、“涉诉访”问题的法治化手段,而能否建立起公开透明、刚柔结合的信访终结程序规则必将成为关键所在。要建立信访公开听证制度、信访公开答复制度、信访公开质证制度、信访公开终结决定制度。这既有利于促使信访工作人员依法、客观、公正、及时处理信访人的信访事项,也有利于化解民众和司法机关之间的不信任和冲突,更有利于通过公正公平的程序以辩法明理,促使当事人息诉罢访,切实促进社会的平安与和谐。

  建立信访终结制度。对涉法涉诉信访事项,已经穷尽法律程序的,依法作出的法律结论为终结结论。在作出结论前应征求当事人意见,当事人表示不接受结论的,应当组织一次公开听证,对经过听证程序后作出的结论案件为终结的案件,态度要坚决,不再受理、交办、统计,坚决退出法律、信访处理程序,同时重点做好对信访人的解释工作。协调地方党委政府及基层组织在尊重终结结论的同时,落实教育帮扶和矛盾化解工作。

  做好法制宣传,提升群众法制意识和法律知识。造成大量的非涉检涉法涉诉信访案件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广大人民群众对检察机关、审判机关的职能、性质、管辖权限等不了解,才会盲目来信来访,因此要加大宣传力度。结合检务公开的精神,在开展举报宣传活动、下访巡访活动时,通过电视、广播、宣传板等各种手段加深人民群众对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的认识。在宣传教育中讲明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的职能、性质及案件管辖范围,使群众明白哪些问题可以向检察机关反映,哪些案件可以向审判机关反映,避免把其他政府机关或部门管辖的问题都要求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来处理,减少群众对案件定性产生的误解,同时也使他们更好地监督我们的执法工作。

  宣传和引导公民树立司法风险意识,减少涉检涉法信访。一方面要通过公开审判,巡回办案,举办法律讲座等多种形式,运用典型案件以案释法,让群众学法、懂法、守法,结合案例教育群众,让我们了解法院、检察院办案的程序有哪些,作出决定和判决的法律依据是什么,从而使当事人明白自己的主张和行为是否符法律的要求,使其增强法律意识,提高遵守法律,按法办事的自觉性。在另一方面,在诉讼之前让当事人了解诉讼程序、须知、举证、诉讼风险等引导上访人通过正常渠道反映问题,使上访人明白,法律不承认绝对的公正,也没有绝对的客观事实,法律只对证据和程序负责,从思想根源上遏制涉检涉法信访的产生。对于违法的可以救济的司法风险,可以通过上诉、申诉等合法诉讼程序的途径得到解决问题,他们会在泰然受之的基础上,分析失败的原因,总结经验,决不至于走上信访之路。

  五、司法救助要融入人文关怀

  在国外,对信访的救济也已经有先例,如总统基金、总理基金,这是国外解决信访问题、减轻信访压力的一个很重要的物质基础和途径。2005年,最高法院制定了《关于对经济确有困难的当事人予以司法救助的规定》,解决了社会弱势群体打官司难的问题。我国设立专门的信访司法救济制度,就是将信访矛盾交由整个社会群策群力解决。司法救助制度的建立体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及司法机关的人文关怀,也是解决信访问题、减轻信访压力的一个很重要的物质基础和途径。在实施司法救助时应当坚持标准,严格执行,同时说明司法救助的性质,而不应使受助者或者社会对此有“花钱买平安”的错误理解。对于缠访闹访者严格实行免救济政策,建立和完善“正常访的纠正、救济,无理访的终结、救济,违法访的惩处、无救济”机制。

  同时要注意规范救济范围和发放程序。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中,被害人及其近亲属因被告人无力赔偿而生活严重困难的;对于由交通、医疗、工伤、产品责任等事故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受害人因被告无力赔偿且生活严重困难的;对于劳动者请求支付劳动报酬、社会保险金、养老金等劳动争议纠纷案件,其他救济未能解决,本人生活严重困难的;对于申请执行人因被执行人无履行能力而生活严重困难的,可以申请救助。但对于缠访闹访者严格实行免救济政策,建立和完善“正常访的纠正、救济,无理访的终结、救济,违法访的惩处、无救济”机制。关于发放程序,应以各省、直辖市、自治区政法委为审批管理中心,各基层政法单位经各级政法委逐级上报审批发放。(王伟)